淅川旅游網

淅川旅游網

http://www.ylsdyy.com

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 王小娟 家住鄭州鄭東新區的張先生近幾天有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擔心,年前剛在某知名連鎖健身機構給女兒辦了全年游泳卡和50節私教課,馬上已是五一節,可
菜單導航

疫情之下經營慘淡,鄭州的這些健身房要“倒閉

作者:?大成 發布時間:?2021年11月29日 06:11:39

大河報·大河客戶端記者 王小娟

家住鄭州鄭東新區的張先生近幾天有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擔心,年前剛在某知名連鎖健身機構給女兒辦了全年游泳卡和50節私教課,馬上已是五一節,可是健身機構絲毫沒有復工的跡象——將近兩萬元錢會不會打了水漂?

疫情之下經營慘淡,鄭州的這些健身房要“倒閉

復工后的客流量慘淡

“我一直在問女兒的教練,什么時候可以恢復,教練也很為難,他得聽總部的安排,總部遲遲不說營業,”42歲的張先生無奈地說,“其實,即便他們恢復營業,我也不敢把孩子送過去游泳,真是騎虎難下......”

不過,好在健身機構口頭承諾全年游泳卡和私教課程都可以推遲,不會“到期作廢”,張先生才算松了一口氣。

相比張先生,家在鄭州二七區住的楊女士就比較焦慮了,因為她聽說自己常去的那家健身房“貌似不會再開門了”,說白了,就是老板實在扛不住連續幾個月的零收入和高房租,打算不干了,可是高額的會費退不退?怎么退?老板遲遲沒有一個明確的說法,“他在微信上總是說再等等,我很擔心等著等著就找不到人了”,29歲的楊女士很擔心自己投進去的5000多元會費。

疫情之下經營慘淡,鄭州的這些健身房要“倒閉

已在中原健身圈內打拼數十年的資深健身從業者趙先生給記者透露了一個數據,“據我觀察,基本上現在復工的健身房,大多數的客流量只有之前的10%至20%,這個數字太低了,也就是說,店里基本上不會有收入,都是賠本經營,就看老板可以撐多久。”

入不敷出,倒閉很正常

趙先生的分析得到了同為業內人士張濤的認同。

張濤在鄭州經營著三家健身中心,其中即將開業的第三家在科學大道附近,正在裝修中。

“朋友們都說我是逆勢而上,”張濤苦笑著說,“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年前都簽訂了協議,年后動工,原本想著五一節前后就可以完工了,沒想到一場疫情,拖到現在才敢動工,并且另外兩家店的收入相比往年大幅度銳減,資金鏈條確實非常緊張。”

張濤的前兩家健身房在3月底恢復營業,是鄭州市第一批復工的健身機構。

疫情之下經營慘淡,鄭州的這些健身房要“倒閉

他給記者算了一筆賬,剛開業就有“兩座大山”壓在頭頂——2、3、4月的房租,以及員工的工資。

“有些健身房即使房東給了支持,免一個月,可依然數目不菲,這一筆錢咋也得需要幾十萬。”張濤說。

這是支出項,那么進項呢?

幾乎為零。

疫情之下,大家一般都不會在封閉空間進行健身,幾乎沒有新增客源,同樣的理由,老客戶的辦卡領域也很難有新增。

還有一個原因,“特殊時期,老百姓更傾向于把錢捂在袋子里,何況健身對于很多人來講并不是必需品,基本上很難有新錢流入這個市場。”張濤說。

這種狀況之下,一些小型的健身房撐不住走向倒閉也是很正常的。

疫情之下經營慘淡,鄭州的這些健身房要“倒閉

“還是建議大家選擇一些資歷深的、資格老的、連鎖的、大品牌的健身機構,他們解決問題的方法通常比較多,老百姓的權益也能得到較好的維護。”趙先生說。

下半年將迎來“倒閉”小高潮?

不過,在趙先生看來,所謂的“倒閉”潮還沒有真正到來。

“今年下半年或許會出現一個倒閉的小高峰。”趙先生分析說。

為什么?

趙先生分析稱,如果一直不開門,老板需要承擔的大頭只有房租,其他都可以節省或暫緩;一旦開門營業,員工工資、水電、設施維護維修等,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錢就嘩嘩的出去了”。

疫情之下經營慘淡,鄭州的這些健身房要“倒閉

于是,真正考驗老板們的是復工之后,不菲的支出和微薄的收入,能撐過去就是強者,撐不過去,等待他們的只有倒閉。

“五一節后,大多數健身房會陸續開門營業,可是大眾是否愿意去健身房?很難說。”趙先生告訴記者,“我經歷了2003年非典,那一年,就是這樣的狀況,恢復營業之后幾個月,是最難的時候。”

聲明:本媒體部分圖片、文章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與我聯系刪除。